拍照可能是我看这个世界以及和世界沟通的一种方式吧,从什么时候开始拍已经不记得了,但是我知道当我通过取景器看这个世界的时候,我看得更专注,而我的照片也让我这种不会说话的人有了一个表达的途径,和任何人事物沟通。